委员履职

使用提示:

用手机上的二维码扫描软件拍摄对应图标右侧二维码下载,或使用手机浏览器访问以下地址可直接下载客户端。

委员履职: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资料

村庙祭祀

文章来源:中牟政协       作者:null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0-12-17  

冉守训

旧时代,在我们中牟民间,几乎是村村有庙,家家敬神。那么,境内有哪些主要村庙?所敬奉的何许神仙?现根据有关史料和走访乡间耆老,综合介绍于后。

三官庙

有南、北三官庙,县城、杨桥三官庙等多处,庙内敬“三官大帝”。明朝时张启(城关人,曾任山东新泰长清知县)曾考证:“三官者,周之名臣也。居中者,唐姓,讳宏,字文明;居左者,葛姓,讳荣,字文广;居右者,讳武,字文刚。三人同仕于厉王之朝,累谏不从,复隐去,终于吴地,吴民仰其德化最久,乃建祠奉祀之。宋真宗封泰山几跻颠,三神显形于上,各述姓字,言奉上帝勅命,阴诩陛下。真宗封禅回,封三神为上元道化真君,中元护正真君,下元定志真君,号天地水三官大帝,命天下皆立庙貌以祀之。绘神之像者,遂以者、黄、黑服之。”此说与历史所载“民间将自然界分成三界,即天界、地界和水界,予以人格化,因此称为天官、地官和水官,世称三官大帝”相符。传说天官赐福,地官赦罪,水官解危。农历正月十五为上元节,七月十五为中元节,十月十五为下元节,届时有司主持,官员、土绅及民众齐集,晨备牲醴,焚香致祭,仪式隆重、肃穆。

卢医庙

在邑西南二十里之芦医庙村(今称九龙镇),庙内敬奉战国时名医扁鹊。史载:扁鹊,姓秦,名越人,勃海郡郑(今河北任丘北)人,因生在卢地,故后人称卢医(芦为卢之误)。曾学医于长桑君,有丰富的医疗实践经验,擅长各科。后因诊治秦武王病,被太医令妒忌杀害。相传他行医于河南,是否到过中牟,未见史载,不便附会。古代因条件所限,疾病是人们的一大威胁,所以对救死扶伤的医生极为崇敬,视若再生父母;对那些妙手回春的名医,更视若神明。因此立庙祀之,祈求疾患全除,永保安宁。逢年过节,民众争相祭祀,平时亦有求医问药者,病愈还愿者,香火颇盛。

鲁恭庙

一在县城西关,一在邑西北二十里的鲁村(今鲁庙村).

《重修鲁太师庙碑》载:“太师名恭,字仲康,扶风平陵人,少习鲁诗,为诸儒所称举,拜中牟令,专尚德化,不用刑罚,善政而未殚犯,三异特著……迄今县西有遗庙焉……饰太师之仪容俨然,人望而畏之。”笔者幼年时,常到庙中玩耍,记得整个庙宇为四个分院,殿堂楼阁约五十余间,规模庞大,气势恢弘。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四日为鲁恭庙古会,人山人海,热闹非常,进庙祭神者络绎不绝。1959年前后将庙宇拆毁,院内百余通石碑统被推倒,拉到朱三庄村南修发电站。拆庙时发生一奇事,附记于此:拆其大殿时 ,于墙基下发现一巨蛇,时为严冬,蛇匍匐土中不动,在场人惧怕,以为是神圣显灵。恰有一老光棍,患有风痒病(类似荨麻疹、湿疹之类),听人说蛇肉可治,遂用一铁丝将蛇勾起挂在树上。蛇白色,长约六尺,粗如拳头。将蛇开肠剖肚,带回家中,每日服蛇肉几块;蛇肉吃未完,风痒病即愈,以后再无复发。信神者皆哑然。

城隍庙

在县城西关(今老一高处),明洪武三年知县张永泰建。

古代神话所传,城隍为守护城池之神,道教尊为“剪害除凶、护国保邦”之神。明中牟知县韩思忠撰《新铸铜城隍圣像记》中云:“城隍正神也,载在祀典,自都城及天下之郡咸立庙貌,守土官春秋牲帛以祭之。顾以神护国庇民御灾捍患,厥功不浅……三异(县城附近—笔者注)人蔡键等三十余家,以游货南北二都为业,启行必祷四神以佑之。往来川陆,岁以为常,曾无风涛暴客所惊,且利市三倍。意者,悉神呵护之功。已巳春共输白金百两市得黄铜千有余斤,用做神像……延大梁金火匠张姓者拨沙为胎,坐高七尺,但见金色辉煌,有体坚厚足以使人仰瞻,继又塑左右翼神官二员,共重一千五百余斤……”现城关西街仍有蔡姓后裔居住,但其里祖铸造铜像不知沦于何处。

二郎庙

在邑西北四十里之杨桥村。

古时,杨桥镇的庙宇很多,可谓全县之最,仅从县志中查出的就有天王庙、玉皇庙、河神庙、关王庙、孚应通利王庙、真武庙、南岳府君庙……二郎庙就是众多庙宇中的一个。原在村南,后移至村北,据《重修杨桥二庙记》载“二郎神者,姓赵,在隋时为嘉州太守。境有孽蛟,涨水为患,神持刃入水斩之,居民为之立庙于郡之灌口,俗传为灌口二郎神。唐明皇幸蜀,展威护导,加封为赤城王……杨桥之秀民吴瑢者,读书尚义,喜为善事,曰神有益于民,其即修之。金碧辉煌,照灼人目,伟然为一镇壮观,民四时祭祀。”

文昌庙

又名文庙,孔庙,有县城、东漳和大吴村三处,敬奉的是我国儒学创始人、“大成至圣先师”孔子。农历二月初三为文昌神诞辰日,该日文人雅士祭拜文昌神,以求科举中第。过去学童在此节日行开笔礼,表明儿童正式开始上学,仪式主要有拜孔子像,授人生之道,赠文房四宝等内容。

奶奶庙

民间奶奶庙很多,著名的有朱庄、张庄、前梁、彦岗等处。敬奉的是“天仙圣母碧霞元君”。传说碧霞元君乃东岳大帝之女,她们父女都住在泰山上,故碧霞元君又称“泰山娘娘”。她“仙居本位,其色惟碧,东方之生,一本乎坤元,资生万物”,所以民间又称她为“送子娘娘”。过去县北有一所奶奶庙,俗称“二老奶庙”,神身为藤条所编,外穿神衣,按其膝盖,可立时站起。许多信男善女都到庙中求子,整日香烟缭绕;有求子心切者,还给“二老奶”送礼,因此其神位前“扎花鞋”成篮成筐。但神也有遭厄运之时,距庙不远一村庄有一周姓农民,其三岁侄子突然夭折,算卦先生说是“二老奶”把孩子的魂抓走了。这位农民一怒之下,手掂抓钩闯入庙门,一抓钩下去,使“二老奶”身首分离。这位农民活到八十,无病而终,亦未见庙中“灵验”之神有任何报复。

土地庙

过去几乎每村都建有土地庙,但大都非常简陋,有的甚至只有几块砖相垒而成。一般在祭先祖、扫墓,破土兴工之前,总要先祭土地神。俗传二月初二日为土地神诞辰,届时家家作祭,土地庙中除烧香叩头外,有的还演戏娱神。别看土地神是最基层的神,尽管些民间的琐碎事务,但他是经常带“家属”的,其“家属”就是那位笑容可掬的“土地奶奶”。

河神庙(又称河神祠)

在杨桥村。清乾隆二十六年(1762年)七月十七至十九日,大风雨,黄河水陡涨,决中牟杨桥大堤,始决六十丈,后溃至二百六十余丈。乾隆帝闻之,急命钦差大臣大学士刘统勋、协办大学士公兆惠率领农工募夫堵口,从九月一日开始,到十二月一日合龙,历时三个月。这次河决和堵口,在中牟民间流传下来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和传说。河口堵复之后,乾隆帝“ 申为民报祈之意”,传旨在杨桥建盖河神庙,并颁额勅牌,亲书河神庙碑记和杨桥口合龙诗。该庙金碧辉煌,地方官员和牟民应时祭祀,极盛一时。河神戏楼同时而立,占地五百四十余亩,每逢初一、十五都演戏以祭河神。

虫王庙

俗称蚂蚱庙,县城和县南翟庄各一座,祭祀虫王,如青苗神、刘猛将军、蝗蝻太尉等。因旧时我县常遭蝗灾,蝗虫所到之处,田禾无存,人民深受其害。那时人迷信,以为蝗虫是“神虫”,为虫王所辖,故盖虫王庙以制虫灭灾。

流来庙

一在董岗西,嘉庆二十五年河决十里店,冲来一神像,仿佛关帝,村人即塑帝像建庙。一在杏树镇(今杏街村),明宏治间有水冲来石大士一尊,里人建庙祀之。后来,二神又随滔滔黄水 “飘洋过海”而去。

明山庙

又名牟山庙。说到此庙,不得不说一下牟山,据中牟县志载,其山高数丈,长数里,是古代中牟八景之一,名“牟山北峙”。清代乾隆年间中牟知县孙和相曾有诗诵牟山:“岗烟郁郁复苍苍,遥应七里矗水旁。疑是奇峰天外落,移来北郭镇牟阳”。清代同治朝所立《重修牟山庙碑记》载:“县治北三里许牟山之侧有庙焉,是庙也,即为牟山庙也。今俗呼明山庙,旧碑残缺,无从稽考,不知肇建何代,亦莫详祀何神,里人谓神姓田氏,汉之显官,死于其职所……”后屡经洪水,庙及牟山已荡然无存。

华王庙

在古墙保(今贺岗村附近)。华王,即民间传说中的宋八贤王赵德芳,《宋史·宗室一》有传:“秦康惠王德芳,开宝九年出阁,授贵州防御史,太平兴国元年授兴元尹山西道节度史,同平章事,三年冬加检校太尉,六年三月寝疾薨。年二十三”。赵德芳颇为世人所知,尤其喜爱传统戏曲的人,都知他是个德高望重,爱主持公道且豁达幽默的王爷。此处除华王庙外,还有华王所筑之八角城、华王墓等,可见当年华王曾和这里有些关系,故而得到百姓尊崇,但具体情由无从得知。

三公庙

在邑西白沙村(今白沙镇)。由县志载,“三公,名赵大,宋庆历时人,处心正直无私,能修养”,“隐居中牟白沙村,相传三百六十岁尝自言曰:我惺惺、我慷慨,得人恩报人恩,少人债还人债,遇酒吃几杯,遇肉吃几块,在家孝爹娘,胜似烧香磕脑盖。时有人间养生之道,答曰:生乐处即是杀尔处。一日吕纯阳来度,三公不为礼,纯阳题诗于壁,曰:你是宋朝赵三公,我是唐朝吕洞宾,枉活三百六十岁,你见黄河几澄清。三公见诗,始知为纯阳,追之不及矣,白沙民勒诗于石,并建祠礼敬,俗呼为三公庙。

塔庙

在县北杏树镇(今杏街村)南,清乾隆十九年县志载:“张僧相传居山东泗水是黾山之侧,尝显神异,降水母于泉下,后归原武,旋游中牟,住县北二十五里固住夺。其地有毒蛇、长百尺、伤人。僧逐蛇入井,遂坐化,葬寺西。村人为之建塔,在杏树镇之南,上刻二语曰:倒了张僧塔,黄河归老家。道光二十三年河决,塔当其冲遂倾。以旧志考之,原系周末黄河故道也”。

还有一些庙宇,如水月庵、关帝庙、火神庙等,虽规模宏大,历史悠久,但已有资料介绍,众所周知,故不再赘述。

其它庙宇

除以上介绍的之外,比较著名的庙宇还有:龙王庙(龙王庙村)、吕祖庙(永定庄)、佛祖庙(辛寨)、玉皇庙(官渡桥、杨桥、丁庄)、关帝庙(关帝庙村、石家、长白、城关、岗赵)、天王庙(杨桥)、庵庙(茶庵)、火神庙(张庄、小关庄、桓家、火神庙村)、家庙(大庙李)、帝尧庙(台肖)、大仙庙(贺庄、庙后张)、真武庙(张庄、杨桥)、圣母庙(娄庄)、闫罗王庙(郝庄)、沙王庙(罗家)、双庙(河刘)、孙子庙(野王村)、二仙庙(八岗、彦岗)、东岳庙(大庙李)、裴度庙(岗王)、祖师爷庙(红土井)……

 

庙宇,是“神”的偶像藏身之处,也是“神”接受祭祀,享受祭品之所,可谓“神圣不可侵犯”。然而,偏有“大水冲了龙王庙—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”,滔滔黄水,不但冲垮了龙王庙,其它庙宇也不能幸免,县北的庙宇到现在已所剩无几;而县南的诸多庙宇,在风沙灾害和“破除迷信”的风暴中,也陷入灭顶之灾,所剩屈指可数。令今天中牟人民怀念和婉惜的,不是那些“天地全神”,而是许多古香古色,别具时代风采的庙堂建筑,再也无缘与我们相见。

村庙祭祀是一种信仰文化,亦是民俗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,随着时代的进步,这种信仰习惯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,“神”在现代人心目中的位置越来越不足道,即使是从旧时代过来的耄耋老人,似乎也与“神”说“拜拜”了。但作为历史资料,可以用它来窥视旧时代的民间生活,使我们破除迷信,更加相信科学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些资料还是弥足珍贵的。

【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窗口】
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牟县委员会

豫ICP备10205729号-1